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81|回复: 0

爱情城市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0-4-26 10: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南。2005夏末
从白水台到哈巴雪山,从清晨到日暮,走不完的路。
雪山脚下的无名村落。溪水潺潺而过。放下背囊,解开长发,让刺骨冰凉溶化风霜。
“维!你傻啊!雪山水洗头会感冒的!”
“怕什么!快过来啊!Stella!”
夏天快要结束的温暖黄昏,我的长发那么柔软那么肆意的荡漾在粼粼水面。


广州。2005夏末
大部分时候,我是个冷漠的男人。风花雪月不屑回首,逢场作戏如挥衣袖。
女人来来去去。她们的名字与欢颜逐渐淡忘。——“莫,你是薄情郎。”
即便是。又怎样?
夏天快要结束的起风的夜,把味蕾交给啤酒,把耳膜交给音乐。把一个男人心底仅存的一丝温情,交给往事幻灭。

Stella
云南。2005夏末
快乐的孩子,早已酣睡香甜。
不快乐的,点燃第七支烟。
繁星闪闪,光华如钻。最美的风景从来都不是与最爱的人看。
苍茫荒芜的哈巴雪山。孤独,是永恒的陪伴。
夏天快要结束的寂寞凌晨,想念你,是我沉迷的消遣。

Brad
Brighton。2005夏末
来到这座英国东南部的滨海小城,是八月。
刚下过一场冰雹。海水浓郁而深蓝。躺在沙滩上的小情侣,合披一件风衣,用laptop看Movie。浪潮翻卷。世界仿佛与他们无关。
夏天快要结束的阴霾午后,我突然很有冲动走完长长的海岸线。


云南。2006初春
我哼着歌擦玻璃。客栈里那扇大大的布满尘埃的落地窗,终于明净透亮。
Stella散步去了。她越来越沉默。在湖边抽烟,就是一天。如果爱情会把快乐消耗得灰飞烟灭,我宁愿孤单。
我又怎会孤单?次第在小厨房里热火朝天的炒菜,飘香四散。平措卓玛家的孩子们追逐嬉闹,从屋里摸爬滚打到屋外。帅气的摩梭小伙,晚霞中撑着猪槽船,偶尔抛来个媚眼,浮想联翩。
“两个丫头!开饭咯!”
我觉得这就是幸福。像三月的泸沽湖水,天天天蓝。


广州。2006初春
淅沥的小雨,下了整夜。
“你他妈到底爱不爱我?!”
声嘶力竭。啤酒瓶被清脆的砸烂,明晃晃的尖利的碎片抵在我胸前。尽管如此,我能说的,只有抱歉。
女人,无论她们痴缠,决绝,幽怨,狂野。。。我的游戏规则从不轻易改变。
我是个冷漠的男人。我心底仅存的一丝温情,全部留给了一个往事里的女孩。她最爱三月春天。
我觉得幸福离我很远。也许曾经有过,早已风吹云散。

Stella
云南。2006初春
三月,我们有短暂的停留,在泸沽湖里格岛的“清醇屋”客栈。
一楼是酒吧,落地玻璃窗让小木屋洒满金色的阳光。二楼是客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维总是把窗户擦得一尘不染。然后领着岛上的摩梭孩子在湖边疯玩。次第逗她喝酒,明明不会,她也敢一口干。
次第就是客栈老板。有故事的蒙族男人。外表落拓不羁,居然一手好厨艺。吃完饭几杯暖酒下肚,开始敲着碗筷放声高歌。“我的名字呀,扎西次第嘛,全国各地我走遍啦。四川丫头嘛,跟我谈呀嘛,姑娘的个子我看不上。河南丫头嘛,跟我谈呀嘛,姑娘的牙齿我看不上 。。。”
维拿我打趣:“广东丫头呢?怎么样?看不看得上?”
大家笑作一团。
我觉得幸福只在瞬间。盛宴终究要散。转过身,点一支烟。晨曦中的湖水起伏连绵。

Brad
Brighton。2006初春
晴朗的日子,沙滩旁的露天Cafe,一杯Martini,一片海。
埋头小说的金发女郎。喝啤酒自弹自唱的英俊少年。躺椅上呢喃的情侣。玩泥沙的洋娃娃。午后斑驳的三月暖阳。
这座悠闲的小城。大巴司机,餐厅侍应,未婚妈妈,同性恋人。。。他们过过往往。他们都拥有纯粹的笑容和自由的眼神。
我觉得幸福是远走高飞的风筝。毅然挣脱束缚,奔向崭新旅程。


云南。2007深秋
徒步虎跳峡,最惊险刺激莫过于穿越“一线天”。
左侧是高不见顶的悬崖峭壁,有飞沙滚石从天而降。右侧是水流湍急的万丈深渊,低头一看,腿就发软。
短短五十米。这是一段拿自己当赌注的路。
大风吹,又扬起一片沙石纷纷坠落。我闭上眼。恍惚浮现记忆中那张微笑沉默的脸。向我摊开掌心。淡淡的鼓励,“别怕!小傻瓜。”
我平静的走了过去。


广州。2007深秋
“先生,整晚只见你喝闷酒。Come on,我请你跳舞。”
手指纤细薄凉。殷红的蔻丹在黑暗中闪烁出瑰丽的光芒。
我轻握她递来的手。可是我再也不会对任何女人摊开我炽热的掌心。
我亦不再对任何女人说出那句尘封心底的话:
“别怕!小傻瓜。”

Stella
云南。2007深秋
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这个柔软甜美的女孩,总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果敢和勇气。
纳西族向导反复叮嘱我们切勿负重。千钧一发的时刻,身外之物全是多余。
现在后悔已来不及。要么,转身回头。要么,大胆往前走。
深呼吸。我把肩上的背囊卸下。默念一二三。看着它干脆利落的向万丈激流沉沉坠去。
舍即是得。
两手空空,步履如风。

Brad
Brighton。2007深秋
午夜,骤然醒来。
梦里不知身是客。我在哪里停泊。
枕边是这些年她寄来的明信片——
我在哈巴雪山的星空下。想念你。
我在泸沽湖的小客栈。想念你。
我在虎跳峡的一线天。想念你。
。。。。。。
原谅我。
对你的爱,无能为力。
海鸥的叫声若隐若现。我和我从前的世界,渐行渐远。


云南。2008冬至
屋外大雪纷飞。屋里炉火正旺。捧着茉莉绿茶,嗑着五香瓜子,我喜上眉梢:“哈,你输啦!今晚你洗碗咯。”
Stella怎肯罢休,“急什么!再来一局!我就不信了!”
我们的嬉闹并未影响到身旁的客人。
他们是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来自挪威。面对面的坐着,两杯Irish Coffee,各读各的书,偶尔相视一笑,天真浪漫。
这个冬季,在丽江,我和Stella开了一间名叫“阿古起作”的小店。让路过的人停停步,歇歇脚,喝杯暖手的咖啡,抬头看看许久未见的湛蓝的天。


广州。2008冬至
这座不下雪的城市,越来越说不清对它的感觉。有深深憎恶,也有淡淡眷恋。成就了最初的梦想,也改变了曾经的一切。
我结束了我的生意。结束了身边女人们与我的关系。
仿佛又回到单纯明媚的从前。黄昏里迎着风,旧单车尾搭着名叫维的小小女孩,我依然还是那个微笑沉默的少年。
这个冬季,繁华落尽。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怎样追回失去的永远。

Stella
云南。2008冬至
“阿古起作”,纳西语“阿哥请坐”的意思。
我和维把它盘下来。旺季宾客满座,淡季悠然自得。周末,我们骑两小时的单车去宁蒗县里的希望小学当代课老师,风雨无阻。黝黑的肤色,粗糙的装束,明亮的笑容,已经不常被人看出我们是从城市来的女孩。
时光就这样平淡从容的从指间流过。
爱已成往事。
这个冬季,我寄出最后一张明信片——在丽江。亲爱的Brad,对你,我终于可以不再想念。

Brad
Brighton。2008冬至
我穿着厚厚的大衣,握着两杯热咖啡,坐在广场的长凳上。
鸽子们安详的在我脚边踱步觅食,流浪的街头艺人用废弃酒瓶做成打击乐器,把摇滚情歌唱得震天响。
她从丽江寄来的明信片,我放在胸前的左边口袋,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张。
“Brad!”
我起身迎上去。
这个冬季,我和我的同性恋人十指紧扣。冰雨过后,阳光满地。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14147-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