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68|回复: 0

独行武功山,被美哭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1-6 0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前言
武功山是一部厚重的户外史书。广义的武功山,一山踏三县(区),主脊自西南而东北一字长陈,延绵起伏五十多公里。除了户外野线外,还包含三个收费景区,它们是武功山、羊狮幕和明月山,大致分属萍乡芦溪、吉安安福、宜春袁洲。山脊主要节点有:九龙山-铁蹄峰-金顶-吊马桩-观音宕-绝望坡-赤脚坳-好汉坡-千丈岩-风车口-发云界-禁牌界-万龙山-沈家大院-羊狮慕-明月山。狭义的武功山,仅指从九龙山至发云界的高山草甸的部分,是户外线的精华,只有犟驴才会挑战全程。
常闻一句话:爱一个人,就带他(她)来爬武功山;恨一个人,也要带他(她)来爬武功山。作为对自然景观的品评,一般将武功山的高山草甸、奇松怪石、云海佛光、飞瀑流泉称为武功山“四绝”,但其实只有高山草甸才是武功山的“独绝”,其他三绝不绝,他处也可有。如果你携你爱(恨)的人来爬,武功山的“四美”会让他(她)美哭;而永无止境的起伏,可能会虐他(她)到哭。初时不识其中味,爬过才知为真理。
我曾5次攀爬武功山。作为一个菜鸟级的爬山爱好者,前三次是跟随商业户外团队,基本是从黄苟冲-绝望坡(风车口)-金顶-下山;第一次跟团,只敢老实按常规线路登金顶后徒步至中庵索道下山;但作为一个线路爱好者,不甘心太常规,所以第二次登顶后,就全程徒步下山,为赶时间,一路小跑,2小时下山,速度还可以,就是回来后肌肉酸痛了一个星期;第三次从团队中拉了三个小伙伴,提早至七点从观音宕出发,登顶后从铁路峰小路下至大门。这三次,都是在风车口至铁蹄峰之间的草甸上游荡,大武功山还有很多地方仍需涉足探索,于是第四次,喊了四个小伙伴,计划从谭家坊上发云界往东,探探羊狮幕,至明月山下山。但由于徒步节奏没把握好,还有其中一个女伙伴体力不支,只好走到羊狮幕门口处就下山了,但给我的全穿计划增添了关键一段。第五次,直接自驾至明月山顶,宿梦月山庄,游完明月山后,第二天徒步至羊狮幕景区来回,虽然是买门票逛景区,但确是全程徒步,因此也算是徒步穿越,基本上完成了我的全穿计划。
二、本次行程计划与实施
由于国庆假期要值班,所以就提前于9月29、30日轮休。大好时光绝不浪费在家,趁人少,再上武功山,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呼唤伙伴同行,未果,于是斗胆独行。
细研线路,我虽然基本全穿,但铁蹄峰以西的草甸没丈量过,也未从公认的沈子村上过,考虑到包车麻烦,便计划自驾前往。最后定线为:第一天:地质博物馆(景交车起点)-老痷里-九龙山-铁蹄峰(鸡冠岩)-金顶-吊马桩-观音宕,宿山水客栈;第二天:绝望坡-赤脚凹-好汉坡-千丈岩-风车口-发云界,从龙山村上游的山谷绕回黄苟冲,再徒步至起点,这样就行成了一个环线。




zhb001 发表于 2021-10-30 17:22

是什么提示呀  

就是文字可以分楼回复上去,但高级模式的图片总是传不上,点了上传图片没反映。  
实际路线

早上5点,我从长沙出发,天是黑的,路灯在清冷的街道上发出暧心的光。我自由而舒适地独驾而行,上高速半小后,行至株洲境内,突发瓢泼大雨,车行艰难,心里叫苦,如果武功山也是下雨就麻烦了,虽然我带了雨衣,但山上的凄风冷雨我是领教过的,但事已至此,往前走就好。好在狂风暴雨十几分钟后,就停了,然后车也停了。高速上一台大货车侧翻着,路上全是艳红的辣椒,大家一起帮忙清扫,十几分钟扫出一条通道,车流便缓慢通行了。见此事故,心中有些忐忑,暗自小心驾车。

  
很快就到达芦溪,在路边吃了6块钱的粉。我一直坚持极简朴户外的理念。在以前的爬山中,有些伙伴自己动手,带着非常丰富的路餐,还有水果零食,而我这场说走就走的旅程,并未准备两天的水食。于是粉后,再在路边超市买了些面包、八宝粥、饮料和水,背包已是沉甸甸的。我未走平常进武功山的大路,而是从山口岩水库进去,原因是我感觉这边近些,同时,我想看看这个水库,我这个喜欢野外游泳,对水库的环境、水质比较观注。水库坝口已被围挡,无法上坝,我就从边上看了看,水质很好,周边环境也好。后绕到水库中间,有个桥,下去看了看。再继续车行往前,我把车停在景观车换乘处停车场,就开始正式登山了。停车场大概一天20元,至第二天17点,我交了30元。



第一天:地质博物馆(景交车起点)-老庵里-九龙山-铁蹄峰(鸡冠岩)-金顶-吊马桩-观音宕,宿山水客栈帐篷;行20公里,升1800米。
开始徒步,远处山岭延绵,高耸入云,心里有些小激动。跨过袁水河,沿水泥路一路上升至老庵里。天气很热,也没什么景致,行走较急,汗如雨下,至老庵里稍息一下,没人,也没进去看。山蚊子多,不可久留,沿庵左侧小径登山,上升200米,就到了机耕大道上,视线开阔些了,有点风,感觉舒服多了。有台挖机、几个人在整修道路,这是徒步以来遇到的第一拨人,把路修好,可以上山砍竹子。

这个地叫横绫,沿机耕路慢慢上升,碰到了第二拨人,三男一女,都是小青年。他们穿着平常的休闲衣服,和较为平常的运动鞋。背着休闲包,还有小塑料袋提着水和食物。边走边聊,得知他们来自贵州,一路游玩过来,并无明确的目的地,还问我湖南的天门山好不好玩?好在我去过几次,就给他们介绍一点情况。再后来,就是小道了,大雾笼罩,如入仙境。一路伴行,大概12点钟,就在迷茫的云杉林中中餐,寂静的山林,无边云雾,活力的路伴,感觉中餐吃得很爽。

再上,就听到前方林中传来嬉戏喧闹声,人数不少。我一个人,趁机超越了四个小青年,快速前行。不久,见到稀稀拉拉的队伍,都是年青人,平常穿着,有的快有的慢,前呼后叫。我迅速地超过他们,在经过几处急升后,到达九龙山山脊垭口。视线开阔起来,山腰云雾笼罩,而铁蹄峰仍是高耸在前方。小青年大队伍在此处等人照相,而我则请他们照相后快步继续往上攀升。



九龙山脊北侧仍是云杉林,而南侧已是草甸,视野非常好,路径也非常好走。天高云淡风清,独人纵横驰奔。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天马犟人,豪气顿时涌上心头。行走其上,蓝天白云,云起雾涌,凉意袭人,惬意之极。



沿铁蹄峰山脊几个起伏,就到了险峻的鸡冠岩,一侧悬岩峭壁,站其上,颤巍巍。前方金顶巍峨,云海浮丘,二级索道下站掩印其中。
在铁蹄峰客栈休息后,便一鼓作气攀金顶。登顶时间为16点,云雾涌起,金顶时隐时现。已经有很多人在此等侯日落,夜宿金顶,时侯尚早,便在此观景聊天零食。







我的目标是观音宕,继续赶路,登顶的陡峭台阶上,有个女人带着一个小不点正往金顶进发,小不点估摸3、4岁,自己行走,在迷茫的云雾、夜色和斜阳中,已成武功一景,特记之。

  
经吊马桩,再上个小坡,就到了观音宕露营基地,因为准备国庆期间的帐篷节,增设了很多帐篷,漫山遍野都是。已是18时,暮色霭霭,在即将到达时,碰到两个人在搭帐篷,主动问我要不要帐篷。我说我要去前面的山水客栈住床位,他们说他们就是客栈的老板,客栈没开门没开火,也不可能为我一个人开客栈。我只好花100元租了他们的帐篷,然后在他们的指引下,下几十米去露营基地的厕所充电、洗漱,再在餐厅吃了个套餐,40元。基本没什么人。夜间露水很重,帐篷都滴水,外面冷嗖嗖,便尽快钻入帐篷,开始觉得有凉,便越来越闷热,便就着一罐15元的啤酒歇息。周边有吹笛者,其声呜呜。







第二天:行20公里,升600米。绝望坡-赤脚凹-好汉坡-千丈岩-风车口-发云界,从龙山村上游的山谷绕回黄苟冲,再徒步至起点。
早上5点左右,就听到外面有人喧闹,应该是准备看日出。我掀起帐篷一看,大雾迷茫,根本就没有日出看。第一天的行程顺利完成,今天就没什么难度和悬念了,不用起这么早,便又继续睡。迷迷糊糊,6点半,起床。也不想去卫生间洗漱了,用露水抹把脸,清理一下物品,没吃早饭,直接行走。

下上一个小坡,权当热身。就到了绝望坡顶,此时云雾涌起,远山时出时没,壮观美丽,心情极度愉悦。我就在在巍巍的高山之巅,眼观四面山,静賞风云变幻。趁此吃点早餐。





在绝望坡上,碰上了今天从绝望坡过来的一男一女,我们互相问侯并互相照相。下到赤脚坳,8点半左右,有2老人挑着一担酒水饮料上来,一起休息交谈,每担80斤左右,5点开始从黄苟冲上山,运费根据距离远近而有所不同,从240-300元不等,其中一个西上绝望坡,一个东上好汉坡。老人对我们爬山的较为友好热情,也是,如果没有这些户外登山者,就没有他们的挑夫业务。虽然累点,但总算也能攒点钱。



往好汉坡登上,基本与挑夫同行,两人,静默,云雾之上,天地之间,宁静之美,独行之美,感动,美哭。
上到好汉坡云中客栈,老板在。有两人在此露营。立于山上,神清气爽,而山下全被云海遮住。经高老庄,至千丈岩,遇两美女在此拍照,在碑前红旗下,又互相照相。















下至风车口,上至发云界,未再遇一人,整座大山都属于我,随着气温升高,云海逐渐消失,代之蓝天白云,如此空旷高远。草甸仍是绿色,我悠闲地穿过发云界上空无一人的客栈群,到达第四次登山住宿的客栈,我就在客栈和他们聊聊天,老板的父母正在杀鸡劈柴,因为晚上有人来食宿。正是中午12点,吃着我从山下背来的八宝粥,当作中餐。然后,绕到更高处,其实发云界的最高点不同客栈后面的草甸,而是更远一点的石头山,我想爬到石头上看看,但好象没有什么明显的路,就返回了。然后,就沿山谷下山。







往下二三百米,草甸就没有了。有比较明显的路径在山上斜切,根据下载的轨迹,我知道这个明显的路是往龙山村的,但我计划的是超过山谷,至小溪的另一边斜切,才能到达黄苟冲。这条小径,由于走的人少,茅草长得有点高,入口非常难找。我反复的对着轨迹定位,拨开茅草,才循到路迹。我心里琢磨,如果都是这个路下山,那就比较麻烦,很难走,速度很慢。强行下约百米,就到达小溪底部,周边已是原始丛林,我用洁净的溪水洗净满面的尘埃和汗水,心情放松起来。丛林中满是厚厚的树叶,虽然路迹明显起来,但山体陡峭,并不是很好走,沿小溪下行,有几处更是充满危险。途中有个较大的瀑布,虽然水量不大,但仍是壮观。

一路行至龙山村与黄苟冲分界山脊的垭口,我的心情才彻底放松,因为下面路途已是毫无未知与悬念的了。有小径下行百余米,便是宽阔的机耕大道,遇到小溪,我又洗了把脸,身心愉悦,全力下山。到达黄苟冲农庄时,日头正烈,我又买了水和饮料,价钱比超市贵1元,但比山上便宜多了。因为虽然全程是下山,但由于路险急降,还有独行自然的紧张感,我仍是汗流浃背,把水都喝完了。沿着河床边的道路一路前行4公里多,到达起点,回望巍巍山脊,蓝天白云,苍山如画。至今天,我已比较完全地把著名的武功山脉走完了。不同的伙伴,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线,不同的山谷瀑布,不同的风景。

我想,我肯定还会再来武功山的。但可能会改变的是,我不会再是头野驴,匆匆赶路,因为通过六次的探索,我基本摸清武功山的路径和脾性了。如果再上山,一定能心气平和,净下心来,慢慢的细研武功山这本户外史书的精彩华章和精美细节。虽然少了些探索的乐趣,但四时之美,又迥呼异同?期待在以后的行程中,能有心声共鸣的山友,一起游行走在云中草甸,共享天地之美。
录诗感怀。“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 本文作者 : 天马3413 )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34280-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