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28|回复: 0

纪念一位梅里北坡的山友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2-30 08: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做过很多如果的设想,如果在均将营地发现坠落的你就好了,如果当时均坡营地有水源我跟队友停留多一天周边走走突然可以发现你就好了,如果进山前按照原计划跟你们一起组队进山就好了,会不会我的速度可以把你们速度拉下来,会不会照顾我的情况不至于让你赶夜路冒险,虽然概率不大,毕竟我们不认识。
也想过很多为什么,为什么在均将营地走在后面的我们没有发现你,为什么,为什么!就算你偏离了常规线路,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发现你,你当时就坠落在营地的附近,我们没有发现。时间可以倒流多好,那样的话,我真的很想在附近多看看,因为前一天滇藏垭口下撤后,赶着夜路打着头灯才找到均将营地,但第二天跟队友出发次丁垭口的时候,我好好的看过视线范围内的营地景色情况,我还跟队友说,想不到我们昨天晚上下的那个坡那么陡。不知道你当时坠落在均将营地哪个地方了,但我想如果你当时坠落下来时还活着的话,我们就在那个营地附近,也许我们是当时离你最近的人了,可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附近,我们以为你跟队友那天已经出山的路上了。
甚至我在想为什么后来进山失踪几天的大哥大姐最后都平安顺利联系上出山了,这么强的你怎么就没有出来,想不明啊想不明。后来搜救的村民说你迷路了,我是真的完全没法相信的。你怎么可能会迷路,我一直记得我跟队友坐在即将要爬的说拉垭口下休息,你跟你的队友追了上来,一上来后,就听你在那用手边比划着方向边自语着东南西北等。我看着当时心里想着,哇塞,他好厉害啊,所以不相信你是会迷路的。毕竟你之前来过一次梅里北,并听说把线路图研究得很透。后来相信了一个事实,可能太过自信的你,赶夜路超捷径没有走常规线路,不小心坠落了。
我甚至有责备过梅里雪山,如果要惩罚,稍微惩罚一下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这么严重,为什么要带走你的生命。毕竟你还那么年轻,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知道你出事后,本接下去要去虎跳峡和哈巴的行程也跟队友说不去了,跟队友就此道别,只想在德钦多留两天就回家了,想多看看这里的蓝天,还有远处把你留下的山,朋友说让我释怀,也许你回归到了你本就该去的地方,也许是你的另一种自己的选择。
就是看着德钦的山,德钦的天空就会止不住得不停落泪,看飞来寺远处安静的山也哭红了双眼,也许是飞来寺那天没有日照金山,也许是那天天突然下起了雪,一直望着山,一直流泪。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这么伤心难过,我甚至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我在为一条年轻的生命消逝而哭泣。
有好几次想让你队友或者我队友发一张你的正面照我看看,想看一下你的样子,不过后来还是忍住了,这样也挺好的。
不过还是挺后悔当时怎么没好好看一下你,我甚至分不清你跟你队友哪个是哪个,你们体型太像了。我也是后来出山后,拿出手机里拍的一张近照,问你的队友,是你还是他。他说是他。然后我才知道,穿红色衣服的是你。然后才想起当我跟队友急急忙忙地想追赶你们去克勒勃营地,后来由于我实在不想追赶让队友妥协后返回尼玛牧场时,看到在尼玛牧场那儿站着的红色衣服那个是你。原来你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那里休息。在我心中暗喜你们会跟我们一样在尼玛牧场过夜时,想不到没等一会你们还是起身赶路了。当时我要是跟队友一样去跟你们聊聊天多好,可是我真的太累了,躺着没去你们休息的小木屋。后来队友说,虽然之前碰到你不怎么说话的那个,但小木屋的聊天发现你人真的很好。
起身去丽江那天,先去了大理拉练的队友跟我说,遇到了跟我们差不多时间走线的人。问要不要一起组队。我说可以啊。后来为了跟你们同一天进山,我们把原来计划推迟了一天,可惜后来因为实力差距问题,以及组队理念问题还是没有组队成功。
我记得我也同你说过话,进山的那一天,我跟队友早早进山了,连日照金山都没有看。跟队友从梅里水一直爬升,中间我断断续续问了几次队友情况,怎么看不见你们。队友说有可能你们突然因为觉得天气原因不想走了,我觉得不可能,毕竟之前队友说过你们两个很强。一直走了一天,快到鲁珥牧场时,精疲力竭的我听到后面好像有呼喊声,回头看,又看不到人。后来走了一下,又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有两个人,就是你跟你队友。当时看到真的心里非常开心,总算有除了我跟队友之外的其他人了。不知道你跟队友谁问的我,问我是一个人徒步吗,我说不是,我的队友在前面,在前面开路。你们距离我大概5米左右,我近视的,而且度数有点高的,所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 长什么样子,我兴奋得问你们是不是之前要跟我们一起组队进山的那两个人,然后你问我那个队友的微信头像是不是站着扶着栏杆那个,我开心得说是,嗯,在上山遇到人我真的很开心兴奋当时,然后你说了一句,当时让他建个群也不建。当时我并不知道跟我对话的是你,后来我才推断出是你。因为我的队友当时只加了你的微信,只有你跟他之前沟通过组队的问题。至于后来其他的聊天,比如我问你们几点进山的,你们说九十点看了日照金山才进山的,啊,我当时挺想跟你们聊天的,不过我看队友当时没搭理跟你们说话,我也就自觉地没跟你们说话问这问那了,心里想着,队友怎么了,怎么不跟别人说话,有啥不开心地事情吗。后来在鲁珥营地,我对你们其中一个坐在小木屋门口地人说,你们两个太厉害地,走路蹦蹦跳跳地,很轻松,一下子追到我们,然后我去找其他空地小木屋,你们其中一个从旁边一个木屋下来,我问这个你要吗,得到地回答是不要,你住吧。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对话的,是你还是你队友,后来问我的冲锋衣是不是猛犸象的,我想那个应该是你的队友吧,因为我队友说你话少,应该不会跟我主动打招呼吧。第二天出发,我说去小木屋看看你们出发没,或者问你们几点出发,队友说不用去问,说真的,我好像后来有点责怪队友,我一直想着当时你的那声抱怨,让他建个群也不建。虽然知道就算建群,我们可能最后也没法一起组队走,毕竟实力摆在那儿,你跟你的队友实力相当,我跟队友 的实力跟你们不在一个水平上。我们知道进山后迟早会被你们落下,所以最后 选择了不组队。后来又想,要是我跟队友没有看到出山的人的朋友圈,不知道山里积雪的情况,队友不跟你讨论聊天,我们也许就会按着说好的一起聚个餐,一起组队,一起进山。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能不能把你的速度强行拉下来,你会不会因为会照顾到我们两个的速度,不赶夜路,慢一些走,也许你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了呢。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之所以这些细节记得这么仔细,只是想好好记录下来,记录下少有的记忆,这是我的第一次徒步,第一次重装,第一次长线,突然就遇到这样的事,一个之前鲜活的怦怦跳跳的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很是痛心惋惜。
记得我跟队友出山后,坐在车上,疲惫又兴奋的我,跟队友说,问一下你们两个出来了没有,队友说不用问,他们肯定早就出来了,虽然我也知道确实,明知故问。但我还是坚持,你就假装问一下啊。后来队友问了,确一直没有得到回复。而你的最后一条微信,队友说,写的是,等我5天后出山。
经历了焦虑,不安,不相信,到最后希望的破灭。。。
每每想到一个人坠落后,一个人在雪山上,天黑,又冷又无助又孤单绝望时,就不禁眼泪直流,这样的场景太恐怖了。后来我从论坛上加了看你被抬下上山的后来进山的人的微信,又问当地一个向导【是他第一个告诉确定遇难的人是你】,又忍不住问了你队友所知的从警察那里得到的情况,问所有的这些,只是希望你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后来听你队友说警察说你坠落的那个悬崖很高,我的心才似乎得到一些释怀。只希望你坠落后,没有经历这些绝望无助和痛苦。
很多次打开两步路,看轨迹,想看看那个导致你摔下来的达拉垭口在哪里,有多高,试着想看明白等高线地图,甚至百度,可惜水平有限,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明白达拉垭口所在的位置。
我在想在我翻次丁垭口时,右边那一排直上的脚印是不是你的,一想起来,眼眶又止不住眼泪,那排很陡的脚印,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跟,后来还是放弃了。想着我跟队友这一路走来,大部分时间可能都是沿着你跟队友的脚印走的,你们帮我们在雪地里踩出了脚印,踩出了路线,带我们翻过说拉垭口,后来我们又沿着你们的脚印翻过了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垭口,滇藏垭口,走到了次丁垭口。以及一次又一次的下撤路线。
每一天,我都在假设着当时的各种如果,看着周围的一切,总是不禁想到,活着真好!
春暖花开时想自己在一个人走一次梅里北坡,朋友问我为啥去过了还要去,我说想去看看你坠落的地方,想去均将营地看看。想重新走一遍之前一起走过的这个梅里北坡的线路,好好感受一下这里的神山,这里的空气,感受一下在大自然徒步的感觉。
神山把你留在了这里,它一定很爱你吧,你这么执着两次都梅里北坡,你也一定很爱这个地方吧。就像朋友所说的,你留着了你爱的地方。
R.I.P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34464-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