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27|回复: 0

南迦帕尔巴特、珠峰、马纳斯鲁和K2:8000米山峰冬季探险的不同面貌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1-4 09: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迦帕尔巴特大本营,和背景处的鲁帕尔山壁。图源:Herve Barmasse
“剧透警告!我们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David Gottler在南迦帕尔巴特的鲁帕尔山壁脚下一个冰冻的大本营里写道。

自2013-14年冬季Gottler到访这里以来,他就一直在计划着这次探险。他说:“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专业知识,但也明白我们必须事事顺利才有战斗下去的机会。”


David Gottler在南迦帕尔巴特的鲁帕尔山壁工作。图源:David Gottler

没有登顶?那又怎样?

冬天尝试南迦帕尔巴特鲁帕尔山壁已经很了不起了,特别是对一个使用公平手段的4人组来说。登顶是次要的,活下来讲述这段故事才是成功。

Jost Kobusch近乎疯狂地攀登珠峰也是如此,他把所有的难度都设定到了最高标准:冬天、独自一人、从西山脊路线。Kobusch甚至不打算登顶,他的目标是观察Hornbein雪沟,然后可能明年再来尝试登顶。

一个坚持自己不登顶却能得到广泛关注的登山者,属实不多。尽管如此,他仍然敢于将自己暴露在死亡之中,并相信自己能够存活下来,就像去年冬天那样。


12月24日, Jost Kobusch在珠峰Lho La山口上的定位。图源:Reality Maps

迷上珠峰

Kobusch在他计划路线上的首次试探后便回到了罗布崎,他独自冒险爬上了通向Lho La的冰瀑,他在凛冽的寒风中搭建了C1,在完全与世隔绝之中度过了平安夜,手上握着一杯茶,杯上写着“我着迷了”,那正是他妈妈送他的礼物。


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平安夜?Jost Kobusch在珠峰Lho La山口。

马纳斯鲁峰放羊

马纳斯鲁峰圣诞节的早晨,Alex Txikon、I?aki Alvarez、Oswald PeREIra (可能还有其他一些登山者)在1号营地过夜。据报道,由于路绳已经修好,原定于周日前往C2,但是恶劣的天气所有人都退回了大本营。由于持续性的糟糕天气,他们会在那里待上几天。

这群登山者的进展并不容易追踪,主要因为他们不是一支单一的队伍。这里,有着人数不确定的登山者通过远征式攻城战术沿着常规路线前进。具体情况如下:

首先,一个单一的机构七峰公司管理着迄今为止唯一的所有的登山许可证。他们以商业为导向的方式囊括了许多类型的登山者。

其次,一群经验丰富的夏尔巴负责固定路绳。山上有经验的登山者说,所有的尼泊尔人都是他们以前探险时认识的朋友。据Alex Txikon说,大本营的气氛很好,到目前为止每个人都在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Txikon、Chhepal、Alvarez和另一名尼泊尔登山者在前往C1和C2前做了一个简单的煨桑仪式。图源:Sendoa Elejalde

旧时远征

然后我们就有了一群经验、技能和力量各不相同的登山者。一些人可能会依靠夏尔巴的帮助,另一些人会自己携带装备和补给,并建立自己的营地。有些人是团队一员,有些人是愿意分享山上工作的个人。

从这点上说,这与我们20年前正常季节里在8000米的山峰上看到的没什么不同。每个人或多或少在同一时间走同样的路线,用同样的路绳,但没有足够的夏尔巴来做所有的事情——修理路绳、扎营、携带补给和氧气、开辟道路等。

这也说明马纳斯鲁冬季探险不同于其他季节高度商业化的山峰。如果他们想要一个登顶的机会,每个人都必须竭尽全力。每个人都会以某种方式依赖他人。正如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那样,登山者必须团结一致,达成共同的战略。而为了共同利益,大多数人会接受某种形式的领导。


Sirdar Chhepal SHERPA,去年马纳斯鲁一张文件中的图像。图源:Alex Txikon

争夺话语权

报道这样一个混合探险队尤其困难,每个团队(或个人)传达的体验都不同。有些人希望匿名,静静地攀爬;另一些人必须依赖专业的登山机构和赞助商,所以他们说话非常谨慎。


马纳斯鲁C1的装备。图源:Alex Txikon

合作还是一片混乱?

那么,今年冬天从马纳斯鲁,而且是从不同种类的探险队,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有两个选择:要么团队合作发展成富有成果的动态,既有助于进展,也有助于提供信息;要么我们以混乱告终,存在持续的空白和未解答的问题。去年冬季K2探险和今年夏天布洛阿特峰就是如此。在这两起事件中,公众对攀登过程的看法都受到了不同登山者的影响,甚至有人因此丧生。


冬攀K2情况如何?

今年冬天还有一个例子,代表了风格谱的另一端:台湾的曾格尔仍在试探性地进行K2的商业探险。在这里,一个尼泊尔登山机构完全支撑着一名登山者。

在曾格尔的案例中,事情很简单。她支付了费用,计划了这次探险,按照自己的喜好爬山,并报道了她认为合适的事情。然而,我们很久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她到底有没有继续下去?时间在流逝,奥密克戎在世界各地涌动,旅行并没有变得更容易。


曾格尔在之前的喜马拉雅探险中。图源:曾格尔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34466-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