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0|回复: 0

达瓦·央宗·夏尔巴:打破屏障,成为尼泊尔首位IFMGA女性国际高山向导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1-19 08: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达瓦·央宗·夏尔巴(Dawa Yangzum SHERPA)是尼泊尔少数几个IFMGA认证的女性高山向导之一。图源:Shankar Giri
当达瓦·央宗·夏尔巴告诉家人她想成为一名登山运动员时,每个人都把这当成一个玩笑。尽管在她的村子里有很多男士去珠峰探险,但对她一位女性来说,哪怕只是想想也太牵强了。

她被家人告知待在家里,种土豆,收集牛粪,帮助父母干农活。央宗说:“生活太单调了。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圈子里,我想出去。”

为了不被困在这个圈子里,她在13岁那年就离开了自己的村庄,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头过。在过去的17年里,她为自己赢得了不小的名声。达瓦·央宗实现了她的毕生梦想——攀登珠穆朗玛峰,带领国际探险队,成为南亚第一位国际认可的(IFMGA)女性高山向导。2019年,她还以运动员的身份加入了北面集团,并与康拉德·安克(Conrad Anker)等传奇人物一起攀登。

现在,达瓦·央宗希望为年轻一代的女性登山者铺平道路,为那些来自尼泊尔偏远地区的女性登山者,希望她们不再经受到她曾遭遇过的问题。

“我会尽我所能帮助这些女孩,”她说。


从厌山到爱山


达瓦·央宗第一次登顶珠峰是和《国家地理》杂志以及北面集团一起的。图源:达瓦·央宗
达瓦·央宗出生在纳村(Na),那是尼泊尔若瓦岭山谷的一个小村庄。6岁时,她搬到了加德满都,在那里和叔叔一起度过了童年。但是,在她10岁的时候,由于不可避免的因素,她又回到了纳村。
她从小好奇心就很强。在加德满都住过以后,乡村生活对她来说变得太原始了。她想逃离、想游玩、想旅行,但山村四面都是山,她无处可去,只有家务在手。

“在纳村长大,我开始变得讨厌山。我们没有自来水和电。生活太无聊了,我想要一场冒险。”

终于这场冒险出现了。当时一支徒步队伍经由扎西拉普查Tashi Lapcha山口前往昆布山区,他们需要背夫。达瓦·央宗说她能做背夫,然后对父母说谎离开,加入了这支团队。

她虽然很年轻,但她很强壮,乡村生活给了她很好的训练。但是,在5000米以上的高山徒步并非易事,她也患上了轻微的高原反应。这次,她挣到了一笔钱,然后离开了她的村庄,买了一张去往加德满都的车票。

在加德满都,她和她的表姐妹们住在一起。她去上学了,但很快又辍学了,因为她对学校生活没有兴趣。她看到了徒步向导是多么地受人尊敬,多么受人景仰,于是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徒步向导。她知道自己需要提高沟通技巧,为此,她学习了英语课程。

达瓦·央宗在18岁时第一次获得了机会,当时她被分配到她的第一个徒步旅行团,是一支来自法国的队伍。

“和团队一起徒步感觉很棒。我的朋友们叫我sardar(领队)。他们对我能做的事情印象深刻。”

但是,她渴望得到更多。她开始参加越野跑。然后,她意识到越野跑的前景相当渺茫,在那之后,她停下越野跑继续做徒步向导。

“又过了一段时间,当徒步向导也开始有点无聊了,因为我认识很多喜欢登山的人,所以我开始学习登山课程。”


从提高目标到实现目标


达瓦·央宗曾在美国雷尼尔山(Mount Ranier)担任国家公园护林员。图源:达瓦·央宗
达瓦·央宗于2009年首次接受尼泊尔登山协会的培训。2010年,她发现了昆布攀岩中心,并参加了他们的攀冰和攀岩训练。在那里,她引起了KCC的创始人、冒险家康拉德·安克(Conrad Anker)的注意。他问她是否有兴趣与北面棘突和国家地理团队的成员一起攀登珠峰。当她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她就梦想着攀登珠峰,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2012年春天,达瓦·央宗和登山队轻松登顶,这份工作也赚到了她人生第一桶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对我来说,他们只是付钱让我爬珠穆朗玛峰的客户。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多棒。”

虽然珠穆朗玛峰很艰难,但它并没有那么令人生畏。达瓦·央宗在此之前曾攀登过阿玛·达布拉姆这样的山峰作为训练。但是,珠峰给了她一个不同的视角。她是登顶珠峰的屈指可数的尼泊尔女性之一。这也促使她想成为尼泊尔最优秀的女性登山者,并决定开始成为一名高山向导的旅程。

“我比那些当护士的朋友挣得还多。他们会告诉我把钱投资在黄金或股票上,但我决定把钱投资在自己身上,去成为一个更好的登山者。”

攀登珠峰之后,达瓦·央宗前往美国,与雷尼尔山的护林员一起工作。在那里,她了解到了IFMGA,明白了为什么人们要花数千美元来学习这门课程。

“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一心只想接受培训。”




达瓦·央宗日常训练。图源:明玛G
2013年,她参加了第一部分培训。但是在攀登Langshisha Ri峰时,达瓦·央宗犯了一个错误,让她崩溃了。她正在进行她那门课程的期末考试,这是IFMGA培训的一部分。当时她和她的客户一起爬上顶峰,一切都很顺利。

“我很紧张,因为如果我通过了这次考试,那就意味着我还需要再通过一次考试,就能成为尼泊尔首位IFMGA认证的女性国际高山向导。”

然而,命运却另有安排。她差一点儿没及格,她把冰镐留在了山顶上,而这是一个很大的扣分点。

“我非常的生气,这令人感到非常沮丧。”

失望的达瓦·央宗知道她必须回去。但是,在那之前,她有其它的计划——野蛮巨峰K2。尽管人们劝她不要去,她还是与帕桑·拉穆·夏尔巴人秋田和玛雅·夏尔巴人一起登上了K2,她们在2014年夏天成为了第一支登顶K2的全女子队伍。


奔波往复,终创历史
登顶K2给了达瓦·央宗新的活力,让她更有希望去完成IFMGA的课程,成为尼泊尔第一个国际认可的女性登山向导。秋天,她完成了以前没通过的那次考试。但是,为了完成整个课程,她仍然需要参加21天的期末考试。

2015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不停地换工作来支付学费。此时,她距离登山很遥远,但,她内心深处的攀登者没让她放弃。

“我本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放弃。但是,我仍然想取得更多成就。”

2015年,她听说西雅图的一家探险机构“高山攀登国际”(Alpine ascens International)在招聘高山向导,于是她申请了他们的选拔赛。尽管有几次她搞砸了,公司还是给了她这份工作,从那以后,她就一直和他们一起工作。

然而,达瓦·央宗仍然必须完成IFMGA的最后培训。2017年,她完成了所有课程,终于创造了历史。

“我非常激动,所有的奋斗和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从那以后,她就一直在山上担任向导。2019年,她登上马卡鲁峰,成为首位登顶世界第五高峰的尼泊尔女性。同年,她以运动员的身份加入了北面集团,并与该团队一起进行探险。

“现在的生活很美好。但是,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今年春天,达瓦·央宗加入想象尼泊尔队伍,和明玛G一同无氧攀登了安娜普尔纳峰。随后,她又攀登了道拉吉里峰和洛子峰。

今年秋天,她和明玛G一起登上了马纳斯鲁峰真正的顶峰,并创造了这一过程中的女子速度纪录。而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她去年滑雪时交叉韧带受伤的情况下完成的。


2021年4月16日,达瓦·央宗(中间蓝紫色帽子)和想象尼泊尔队伍在安娜普尔纳顶峰。

达瓦央宗洛子峰登顶后团队庆祝照片。

2021年9月27日,明玛G(左)、Kili Pemba(中)和达瓦央宗(右)在马纳斯鲁峰真顶。

现在,达瓦·央宗想要帮助更多的女性登山者。最近,她带着女孩们去了若瓦岭的Yalung Ri峰攀登。


达瓦·央宗和她想要帮助的女孩们在Yalung Ri峰攀登。图源:达瓦·央宗
“我想让这些女孩知道我来自哪里。我想给他们希望,如果像我这样一个来自偏远小山庄的人都能完成这样的成就,她们也能。”

达瓦·央宗说,她一直在帮助贫困女孩,并希望用她从北面集团和其他赞助商那里得到的资金来帮助她们。

“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现在我想回馈社会。”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34476-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