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41|回复: 0

德国登山者Peter Riemann和他谜一样的冬季卓奥友峰独攀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6-26 09: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彼得·黎曼,背景为卓奥友峰
彼得·黎曼(PeterRiemann)现在是否在天堂里,与“绿松石女神”卓奥友峰谈论他在尼泊尔和西藏边境地区独自在冬季攀登这座8000米山峰的经历?不过,也许他认为自己的成就不足为奇,甚至闭口不谈。“他很注重隐私,从不夸耀自己的成就,”这位德国登山者的遗孀、美国人卡洛尔·戴维斯(CarolDavis)回忆道。“他独自一人也能淡然处之。”
显然,卡洛尔彼得·黎曼透露了他所谓的1992/93年冬季攀登秘密的极少数人之一,“彼得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他独自一人,没有使用补充氧气,从尼泊尔一侧登顶了卓奥友峰。他一直避免辅助氧气,也从不使用。而且,彼得总是独自攀登。”
没有相机,没有日记的日子
那个冬天,他真的成功完成了喜马拉雅登山的里程碑式壮举吗?彼得·黎曼于2006年1月4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兰彻斯特小镇的家中去世,正如他的遗孀在讣告中所写的那样,“在与癌症进行了无畏而优雅的斗争后”,彼得把他的秘密从卓奥友峰带进了坟墓。卡洛尔·戴维斯说,他没有记录攀登的日记,也没有拍摄相关照片。她说,除了他的装备,他只带了一个随身听,在山上听他最喜欢的范·莫里森的音乐。
当他在尼泊尔或印度的喜马拉雅爬山时,他总是没有得到当局的许可,卡洛尔写道:“他没有钱申请许可,有了许可,他就不得不带上背夫等等。他对那种类型的攀登不感兴趣。他攀登并不是为了外在的荣誉,他攀登只是因为他内心的渴望。”
对尼泊尔的援助


卓奥友峰南坡
彼得·黎曼后来用其他方式偿还了他对尼泊尔的许可“债务”。1996年,他和卡洛尔一起创立了“尼泊尔健康工程项目”。他们利用戏剧表演教育尼泊尔偏远村庄的人们,让他们知道卫生对健康的重要性。卡洛尔估计,这些年来,总共约50万人参加了这些信息活动。此外,约15000名八年级和九年级学生参加了急救和基本生活支持的工作坊,这些方案都是彼得设计并组织的。
他的专业训练对他很有帮助。1950年,他出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弗登小镇,在不莱梅大学学习体育科学。随后,他在不莱梅镇担任医学教育工作者,并在那里教授急救课程。彼得·黎曼专门研究摩托车事故中的救生措施。
充满激情的攀冰运动员
彼得也是个狂热的摩托车手。在卡洛尔的讣告中,她形容他是一个“全面发展的运动员”。他还曾是一名滑雪运动员、马拉松运动员和竞技健美运动员,然而,登山是他最大的爱好。他登山激情的唤醒纯属偶然。“在一次山区度假期间,他迷上了爬山,”彼得的妹妹伊尔丝·伯尔曼回忆说,“然后,几乎一夜之间,他成了一名业余登山运动员。他真的喜欢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尤其是在冰雪之上,他的遗孀卡洛尔补充说,“彼得和其他人一样喜欢攀冰——他最喜欢攀冰。”
她说,多年来,他还在希腊、挪威,尤其是印度北部的赞斯卡尔地区,带领徒步旅行队伍。2000年,彼得夫妻俩一起在印度的喜马拉雅山徒步旅行,彼得告诉她,“看到那些山峰了吗?每一座我都爬上去了。”卡洛尔回忆说,这些山峰中其中有一座双顶的Nun-Kun峰,每个山顶都有7000多米高。
彼得·黎曼不想引起注意


从Gokyo Ri往下看向Gokyo
卡洛尔对彼得总是独自攀爬的事实提供了这样一种解释,“我认为,一方面,他年轻的时候,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和他哥哥的故事(Günther梅斯纳尔在1970年从南迦帕尔巴特下山时去世,莱因霍尔德幸存下来)和其他攀岩伙伴死亡的故事对他产生了影响。如果和他一起爬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安心。他不想为任何人担心,他也不想任何人为他担心。”
“他知道自己的技能,他可以依靠这些技能,他知道并挑战自己的极限,他愿意以自己的安全去冒险,但从来不想让别人处于危险之中。另外,他一个人爬是为了不引起注意,因为他没有许可证和背夫。”
戏剧性地回到了Gokyo


汤波崎寺庙TengbocheMonastery
1994年,在彼得·黎曼冬攀卓奥友峰的第二年,他才和他后来的妻子卡洛尔·戴维斯在珠穆朗玛峰地区的汤波崎寺庙相遇。彼得后来告诉他当时的这位女友,他在山上待了一个月。两人于1998年结婚。卡洛尔回忆他没有透露细节,比如他选择了哪条路线,他使用了多少个营地,他的登顶尝试花了多长时间。然而,彼得非常详细地描述了他探险最后几天的戏剧性经历。
卡洛尔回忆彼得说的话,从山顶回到大本营后,天开始下雪了。“他决定待在帐篷里等暴风雨过去,而不是走回Gokyo。可是雪几乎一直下个不停,整整下了四天四夜,当时毕竟是一月份了。”她说,彼得一次又一次地把帐篷里的雪铲空。然而,最后积雪太深,他食物都耗尽了。
抛下了一切


Gokyo(背景是Cho Oyu)
“所以,最后,他开始往外走,但他陷得太深了,在开辟道路时筋疲力尽,总是陷进雪里。所以,他扔掉了一些装备,比如他的炉子、帐篷等,然后开始游泳一样,尽可能地伸展身体,以免陷进雪里。”最后,卡洛尔说,彼得把背包留也在了身后,只穿着羽绒服、手套和高山靴继续往前走。
“进展非常缓慢,他很冷。有时候,他在雪地里游泳的时候会睡着,他说他不想醒来,不想起来,他呆在那里很好,他会在那里休息很长时间。但他内心的一个微弱的声音告诉他,这就是在死去,他必须继续尝试。”四天后,他在晚上到达了当时唯一的客栈——Gokyo客栈。
小屋的主人Sharma夫妇为彼得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食物和饮料。他们可能还借给了他一些钱,因为他把钱包放在了背包里,卡洛尔怀疑,“他告诉他们,作为交换,当雪融化时,他们可以去拿他的东西,并拥有它。”她说,第二年,彼得在昆布地区主要村庄南池巴扎的一家商店里发现了他的帐篷和其他装备。后来他去了Gokyo的Sharmas一家,店主Surendra把彼得的钱包还给了他,“里面还有所有的现金”,卡洛尔回忆道。
三周的食物


如今的Gokyo客栈
Sharma一家仍然记得那位德国登山者。“彼得和我父母关系很好,他去过Gokyo几次,之前也尝试过两三次登顶卓奥友峰,”这对夫妇的小儿子索纳姆·夏尔马(SonamSharma)在信中写道。“他告诉我的父母,他已经找到了路线,在冬天他可以登顶。他们说,大概是在1993年1月左右。”
那时黎曼带了三周的食物。这对尼泊尔夫妇说,如果他在三周后还没有出现,他们就会去找他。“当他没有回来时,我的父母去把他救回了Gokyo,”索纳姆·夏尔马写道。因此,在这个细节上,夏尔马的记忆与卡洛尔不同,但在基本的陈述上没有差异。“那一年正如彼得告诉我父母一样,他确实登顶了卓奥友峰。”
他的大本营在哪里?


彼得·黎曼声称的营地位置地图(红色部分)
索纳姆让他的父母在Gokyo山谷的地图上画出黎曼的大本营,以便来确定他选择的是哪条路线。索纳姆·夏尔马答道:“彼得曾经告诉他们有两个大本营。一次是在穿越冰川之前,另一次是在冰川之后。”
之后这些标绘点展示给了AloisFurtner,他是奥地利登山者,他和他的的同胞Edi Koblmüller,在1978年成功地第一次攀登了高达3000米的卓奥友峰东南山壁--顺便说一句,他们当时也没有得到尼泊尔当局的许可。
“这些营地不是攀登卓奥友峰的合理起点,”Alois回答说。也许,这两个地方根本不是黎曼的营地。也可能是彼得想告诉夏尔玛一家他把第一批材料放在哪里了,然后是他回Gokyo的路上他的背包在哪里——这样他们以后就可以拿到装备了。
脚趾上的冻伤


加德满都的景色
据彼得·黎曼的家人说,彼得因为在卓奥友峰探险,脚趾冻伤了。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伊尔丝Ilse回忆说:“他报告说登山时遇到了问题,说他没有合适的鞋子。”回到加德满都后,他立即去了医院,卡洛尔补充说:“医生告诉他,他们需要切断他的脚趾,因为已经冻伤发黑了。”
她说,彼得拒绝了,并在德国驻加德满都大使馆的调停下乘飞机回国。黎曼的父亲付了机票钱。据他的家人说,之后,彼得去了不莱梅的罗兰诊所RolandClinic,在那里他的冻伤得到了治疗。这家医院是整形外科的专科诊所。目前还无法确定黎曼是什么时候被送往那里的。根据诊所管理,从那时起档案的保存期限已过。
卡洛尔说,一开始,一个大脚趾看起来必须被截掉。“在医院呆了大约四周后,他们终于在原本只有黑色的地方看到了一些粉红色,所以他们没有切除脚趾,只是修剪了一些。所以彼得的大脚趾非常细,当我们在寒冷的地方,或者去滑雪或这些类似的事情时,他的脚部总是冻得很厉害。”
这仍然是个谜


卓奥友峰的第一缕阳光(从Gokyo Ri远望)
1993年1月,彼得·黎曼真的成功登顶了卓奥友峰吗?是否真的没有使用氧气,独自一人,攀登了技术上极为苛刻,几乎无人到达过的这座8000米山峰的南壁?如果属实,这会是这座山峰的第二次独自攀登,这是一个杰出的登山成就。1988年,西班牙人费尔南多·加里多(FernandoGarrido)在没有呼吸面罩的情况下,通过西藏的常规路线,第一次完成了这座8000米山峰的独自冬攀。在此三年前,也就是1985年,波兰人Maciej Berbeka和Maciej Pawlikowski在尼泊尔一侧通过东南山柱成功完成了这座8000米的第一次冬季登顶。
1993年2月,也就是黎曼所在的那个冬天,5名西班牙人、1名阿根廷人和瑞士人Marianne Chapuisat像Fernando Garrido一样,通过西藏的常规路线,在没有瓶装氧气和夏尔巴支持的情况下,到达了8188米的峰顶。Marianne是第一个成功完成8000米山峰冬季攀登的女性。登山队于1993年1月13日建立了大本营,营地海拔5070米,营地位于通向西藏隘口的NangpaLa,在尼泊尔一侧,建在那的原因是大量的雪——可能是从彼得·黎曼经历的艰苦旅程回到Gokyo的日子后开始下的。
拼图对了,但缺了一部分
由于似乎没有任何形式的证据表明他成功登顶,他的攀登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并受到怀疑。他的攀登历程的碎片拼在一起,一幅模糊的画面就可以辨别出来。但实在太少了,无法确定。
试想来自德国北部的一名业余登山者取得了独自攀登的成功,这个壮举甚至在10年前的冬天,即1982-1983年一个包含了顶尖登山者波兰人Voytek Kurtyka、南蒂罗尔人REInhold Messner、 Hans Kammerlander和HanspeterEisendle的团队都未能完成的目标?一方面,这听起来很荒谬。人们很容易认为彼得·黎曼是山上的冒牌货之一,在高海拔登山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的冒牌货,现在也有几个。
但另一方面,如果像他的亲友们一致描述的那样,他只是为了自己而登山,他完全不做作,没有任何交流的冲动,他是一个纯粹只为寻找个人登山冒险的孤独者,那么如此热情的登山者为什么要撒谎呢?他说假话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也许他告诉过的少数几个人对他的成功有所认识,但除此之外呢?什么都得不到。
卓奥友山脚下的骨灰


位于Thamo的修道院
彼得死于肺癌后不到一年,卡洛尔·戴维斯就把她已故丈夫的骨灰带到了尼泊尔。南池巴扎附近的Thamo修道院的一名修女将一些骨灰压成两件小圣物,并告诉她将一件放在河里,另一件放在山上。“所以我在回南池之前,在一条僻静的河边做了一次煨桑仪式,”卡洛尔在信中写道。
第二件她带回了Gokyo。这位黎曼的遗孀说,Surendra Sharma和一名厨工陪同她来到了彼得所谓的卓奥友峰大本营。在那里,她也为她已故的丈夫举行了自己的祈祷仪式,在圣诞节那天,根据西藏日历,正好是彼得去世后的一年——“我在风中哭泣,非常想念他。我听见他低沉而美丽的声音在我心里说,‘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回去生活吧!’”
【注:故事信息由韩国登山者吴英勋(Young-Hoon Oh)、卡洛尔·戴维斯(Carol Davis)、弗登的伯尔曼(Bohlmann)家族和Gyoko客栈的夏尔马一家提供。】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34574-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