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70|回复: 0

农村临泉王冲林的记忆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0-3-1 01: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感觉浑身在生热,像被放在馒头锅里蒸煮。一只蚂蚱从脸颊慢慢爬到耳根,然后腿一蹬飞走了,留给我一阵很惬意的奇痒过后,我彻底醒了。揉了揉眼睛顾自坐起来,挣脱掉盖在身上的小被子,才发现自己原来被放置在水井旁的小空地里的。水井上面支着一个木架子,架子上面放着轱辘,轱辘的一只手柄垂下来,一只手柄举上去,好像一位思考者静静的杵在那沉思中。以我为中心四周是挂着零星露珠的青草,因太阳的作用,很明显的看到露珠正在快速蒸发。我朝着父母劳作的方向望过去:大婶子家的土豆像是刚浇过水,长势喜人,杆高叶厚,浓密的叶片葱绿欲滴,绿叶映衬下偶尔蹿出几朵泛着黄色花蕊的白花;二大爷家的玉米就差远了,像是缺水加缺肥,杆低叶黄,淡黄色的叶片已有斑斑点点枯黄;三大娘家的豆架筑起了一道绿色屏障,完全遮住了后面正在劳作的父母的身影,豆架上有长的豇豆垂着,有短的梅豆吊着,一根鹤立鸡群的豆架树枝斜着高高挑起,上面高地却被黄瓜秧占领缠绕,仔细看,一根有点泛黄的黄瓜在叶片后面若隐若现。



  我顺着田埂翻过两道田垅,最后绕过三大娘家豆架,来到父母跟前时,母亲正背对着我弯着腰在田垅下方的二倒井沿上,用一根长柄水瓢往水桶里舀水。父亲则正对着我蹲在田垄上方抓着根绳子,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句:“东东,饿了么”?我没吱声。母亲扬了下手,把水瓢一块带着起身,挥着左臂又擦了一把汗,深吸一口气然后又长出一口气,带点情绪说道:“好了刮不出水来咧,不早啦,准备收拾下回家吃饭咧”。父亲脚踩住绳子,张开双手向掌心吐了口吐沫,然后抓起绳子起身,边拉绳子边说道:“浇完这桶水就回去咧”。
  母亲一手拿着水瓢,一手牵着我,兜了半个圈绕到田垅上面时,父亲已经浇完最后一桶水了,正弯着腰在香菜地里拔草。
  老拐倒背着手牵着一只大白山羊,后面跟着一只小灰山羊,深一脚浅一脚的从旁边小路经过。边走边打招呼道:“大叔,拔草呢!”还没等我父亲接上话,老拐继续慢慢悠悠的说:“这个天再不下雨,庄稼都要旱死了。”父亲直起腰来,顺势带出一壿大蚂蚱菜,甩了甩根部的泥巴,往外一撇丢到菜地外面,回复道:“是啊,菜快旱死咧,地里的草长得倒是旺咧。”“哎”,老拐叹了口气摇着头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走了一段距离后,老拐突然又回头问了句:“大叔,你家俺二老爷病好利索了么?”“好利索了,晚上去俺家你倆坐一霎去啊。”“好的,吃完晚饭去看看俺二老爷去。”一番对话后,老拐顺着一个小坡下去,一会就看不见人了。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lugoo.net/thread-9245-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